<code id='l2v41'><strong id='l2v41'></strong></code>
<acronym id='l2v41'><em id='l2v41'></em><td id='l2v41'><div id='l2v4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2v41'><big id='l2v41'><big id='l2v41'></big><legend id='l2v4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ins id='l2v41'></ins>

<span id='l2v41'></span>

  1. <dl id='l2v41'></dl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l2v41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 id='l2v41'><div id='l2v41'><ins id='l2v4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 id='l2v41'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l2v41'><strong id='l2v41'></strong><small id='l2v41'></small><button id='l2v41'></button><li id='l2v41'><noscript id='l2v41'><big id='l2v41'></big><dt id='l2v4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2v41'><table id='l2v41'><blockquote id='l2v41'><tbody id='l2v4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2v41'></u><kbd id='l2v41'><kbd id='l2v41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民間鬼故事:琉璃墜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• 来源:女人下阴_女人阴性道图片真人18_女人与z00zm0MXXXm0M

              楔子
              川王爺府。
              “福晉,聽說琉璃坊近日煉出瞭一件紫色琉璃墜……”一名小廝面色恭敬,奉上瞭手中的宣紙。
              金雕玉鏤的屏風兩側長明燈閃爍,一位宮裝女子慵懶地倚在軟榻上,青絲高挽,眉眼妖嬈。
              她掃瞭一眼宣紙上畫的七竅玲瓏琉璃墜,嘴角閃過一抹冷笑,道:“琉璃坊嗎?傳我的話,賞琉璃坊黃金百兩,綢緞千匹,務必在王爺四十大壽之前把琉璃墜給我獻上來,如若不然……”
              1.屋漏逢雨
              琉璃坊是漓江城內很有名氣的手工坊,專做一些琉璃制的首飾,其中最為有名的便是琉璃墜瞭。
              琉璃墜通常隻有青黃兩種顏色,但不知掌櫃韶年用瞭何種方法,前些日子竟然煉出瞭一件紫色的七竅琉璃墜。
              沒過幾日,平川王爺府便傳來消息,說是乎川王爺的寵妃看上瞭那件琉璃墜,給琉璃坊下瞭重賞,要那件紫色的琉璃墜。
              或是韶傢福淺,平川王爺府的消息傳來的那天夜裡,便有刺客潛入韶府,盜走瞭琉璃墜,還順手殺死瞭韶年。
              韶阿離幾乎要昏厥過去,昨日父親還在與傢人談笑風生,哪知今日便陰陽兩隔瞭。她身旁的染竹輕哎一口氣撫瞭撫她的肩,道:“阿離,人死如燈滅,別太難過瞭。”語罷,他卻突然眉頭一皺,仔細打量起瞭韶年的屍身。
              韶年是被利器刺入胸口,一招致命的,可奇怪的是韶年臉上的表情,帶著一股似笑非笑的意味,看起來他似乎是在痛惜,‘又好似帶瞭些解脫。
              染竹正想詢問,門外便有一小廝匆匆跑瞭過來,道:“小姐,染公子,方才有傢丁從外面帶回來瞭兩個消息。” “好消息還是壞消息?”染竹見韶阿離還在輕聲抽泣,便替她問道。 那小廝苦笑一聲,道:“第一個消息是,漓江城的那頭,又新開瞭一傢琉璃坊,喚作’天星閣‘。另一個是,平川王爺府剛剛派瞭人過來,催著要琉璃墜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染竹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,且不說天星閣那邊,平川王爺府素來消息靈通,不可能不知道韶傢此時出瞭大事,而又偏偏趕在這個時候逼著要琉璃墜,這分明是為難韶傢! “我現如今到哪裡去尋紫色琉璃墜!我都不知父親是如何煉出來的!”韶阿離忍不住淚流滿面。 染竹將她擁入懷中,安慰道:“別著急,總會有辦法的。”
              2.琉璃蠱
              韶傢老掌櫃的喪事如期舉行,一切從簡。染竹作為韶阿離的未婚夫,陪在瞭她的身邊。
              一路上,染竹發現,韶傢大少爺韶華雖說也和其他人一樣悲痛欲絕,但又好似心事重重的樣子。
              按照漓江城的習俗,自傢的棺材是不能讓自傢人抬的,可韶老爺的棺材卻是由自傢的傢丁抬的,韶傢在漓江城這麼久,不可能連這個忌諱都不知道。更為奇怪的是,走瞭半個時辰,四個傢丁雖說是滿頭大汗,卻沒有一個人說要歇息—下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嶽母大人……這棺材裡……”染竹實在是忍不住白己心中的疑惑,輕聲向身旁的韶老夫人問道。
              原本在抹眼淚的韶老婦人身子僵瞭一下,隨即壓低聲音道:“染竹,你不是外人,又生得聰慧,我也不想瞞你同,隻是此地人多耳雜,待回去瞭我再與你細說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染竹一聽,知道其中另有隱情,便不再多問。
              棺材入土之後,眾人便回瞭。到瞭府上之後,老夫人借口將韶阿離和韶華支走,獨留瞭染竹在韶老爺生前的書房裡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染竹,你可知我韶傢生意為何這麼多年一直不曾中斷?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染竹不知。”
              “我韶傢有兩件祖上傳下來的寶物,一件是琉璃粉,在燒制琉璃的時候加入,會使琉璃的光澤更加艷麗,另外一件是琉璃蠱,與琉璃粉息息相關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染竹一怔,他隻知琉璃坊做的琉璃比他傢的都要好看,卻不知原來其中有這緣故。
              “染竹,你可記得我傢曾有兩個下人,一個丫環喚作林魅兒,一個傢丁喚作林修。這林修膽大包天,也不知我韶傢究竟哪裡虧待瞭他,竟然勾結上我的貼身丫環林魅兒,盜走瞭琉璃粉。”
              染竹聽她這麼一講,確實想起來,韶傢以前是有這麼兩個下人,隻不過後來就都不見瞭,他還一直以為是返鄉瞭。
              “倒也多虧瞭林修,讓我們見識到瞭琉璃蠱的可怕之處。那琉璃粉是用琉璃蠱所產,琉璃蠱是用琉璃粉喂養出來的。